<ins id="jzfz3"><video id="jzfz3"></video></ins>
<var id="jzfz3"></var>
<menuitem id="jzfz3"><dl id="jzfz3"></dl></menuitem><var id="jzfz3"></var>
<var id="jzfz3"><dl id="jzfz3"></dl></var>
<var id="jzfz3"></var>
<var id="jzfz3"><strike id="jzfz3"><listing id="jzfz3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jzfz3"></var>
<var id="jzfz3"><dl id="jzfz3"><progress id="jzfz3"></progress></dl></var>
<var id="jzfz3"></var>
<var id="jzfz3"><strike id="jzfz3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jzfz3"><strike id="jzfz3"></strike></cite><var id="jzfz3"></var><var id="jzfz3"><strike id="jzfz3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jzfz3"><strike id="jzfz3"></strike></var>
時間
天氣預報:
當前位置: 首頁 >> 媒體評論
蒙眼狂奔的校外培訓能否回歸“良心”

更新時間:2021-09-01 作者:管理員 來源: 字號: [大] [中] [小] 閱讀次數:484

  中辦、國辦近日印發的《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》,正促使整個學科類教培行業回歸教育本質,除卻良心行業的生意化和功利化傾向。

  這一“雙減”政策明確規定,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,嚴禁資本化運作,上市公司不得通過股票市場融資投資學科類培訓機構,不得通過發行股份或支付現金等方式購買學科類培訓機構資產;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,禁止其在節假日、寒暑假組織學科培訓等。

  隨著“雙減”政策的落地,現有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面臨脫胎換骨的轉型,以及政府對義務階段教育生意化的“撥亂反正”。

  曾幾何時,學科類教培是資本追逐的炙熱賽道,資本不惜用燒錢的方式,強化教培之于學生和家長的剛需意識。

  近年來,在資本的加持下,學科類教培野蠻成長,不斷販賣焦慮,將學生和家長的焦慮功利化成營造雞娃的場景,加重了家庭在義務教育階段的支出,加重了學生負擔,還將義務教育變成功利化的生意,將教育異化為技能化的培訓。這背離了教育的本質,讓學生本來可以色彩斑斕的童年,變成了填鴨式的書山學海,學科類教培機構也變得越來越像是醫美領域的整形,導致高分不再能完全與能力劃等號,進而扭曲了人才的培養機制和評價辨識機制。

  “雙減”政策的出臺和落地,杜絕資本對教育本質的侵害,讓義務教育真正回歸公共服務,糾正義務教育階段出現的教育產業化的扭曲和偏離,讓義務教育遠離功利化陷阱?!半p減”政策的落地是對其偏離軌道行為進行的一場急剎車,這并非是否認人們對學科類教培的現實訴求。

  當前學科類教培異化成教育類產業,很大程度上源自義務教育階段公共教育投入的不足,以及現有公共教育資源在規模、質量和效率等方面的不均衡、不充分,與人們日益對高質量義務教育的需求方面間的矛盾。這種在義務教育階段公共教育服務供給與需求的缺口,最終為學科類教培捕獲,轉變成了家庭的支出,進而為資本進入學科類教培機構追逐利潤提供了空間。

  “雙減”政策不僅有助于減輕學生和家長的負擔,而且有助于促進社會自治自律體系,進而防止教育這一良心行業沾惹上銅臭味,避免資本進入導致義務教育階段的學科類教培變成拔苗助長。

  當前,“雙減”政策已導致包括學而思、新東方等培訓機構裁員關店現象,一些培訓機構出現拖欠員工工資、無法退還家庭預繳培訓費用,甚至“圈錢跑路”等問題;此外,由于資本的野蠻投資,盲目擴張,導致一些教培機構復雜的債權債務關系。有關數據顯示,目前從事教育培訓工作的人數在千萬左右,大量培訓機構的關店裁員,勢必導致這些從業人員面臨再就業問題。

  大量學科類培訓機構的關店停業,不可避免增加有學科培訓需求的學生的成本,導致一些家長變相尋求一對一的家教服務,且在政府嚴厲規范下,這些走向“黑市”交易的一對一、一對多教培服務,將給家庭帶來更高的成本,給執法部門帶來更高的執法成本。

  為此,當前政府首先需要加快公共服務轉型,加大對公共教育領域的投入規模,改革義務教育階段公辦教育體系,提高義務教育階段公辦教育機構的規模、質量和效率,提高學生在課堂上的學科吸收能力,通過提高教學效率來提升學生在校學習效率和質量,最終使得校外教培由剛需變為或有需求,降低學生和家長的焦慮。

  其次,推動義務教育階段優質教育資源的公共服務均等化。一方面,要借助數字信息技術,開發優質教學資源線上共享化平臺,讓包括人大附中等優質教學資源通過數字共享平臺,免費向城鄉所有學生提供。

  另一方面,推進優質教育資源的流動化,實現義務教育階段軟硬件服務的合理分離,如探索優質師資工作室化制度,將老師與學校軟脫鉤,即只要有學校邀請,老師可跨校任教,或采取優質教師輪校制,如在某一時間在A校任教,在另一時間段在B校任教,抑或實現主教+助教制,即優質師資以線上方式向選課的學生主授課,各個學校的助教具體對學生提供輔導等個性化服務等。

  再次,制定配套政策,為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轉型非營利機構提供指南。這類機構由商業企業轉型為社會企業,是“雙減”政策提出的要求,不過目前尚未具體的執行辦法和操作落地流程,究竟是被義務階段的公立學?!笆站帯睘槠浣梯o機構,還是以獨立的社會法人存續,需要相應的配套政策跟進,這樣有助于降低培訓機構老師的再就業壓力,即將大量優質的培訓機構師資引入義務教育機構,將極大地提高義務教育學校等的教學質量和水平等。


直草手机免费视频_直接打开就看的黄色网站_直接打开毛片的网站
c_msg